首页 > 儿童文学 > 文字 > 童话故事

雷王收租

  那是很早以前的事了。那时候,天和地离得很近,近到什么样呢?你不见竹子往上长时总偏着头?就是那时留下的习惯,竹梢一直便碰到天上,不偏点行吗?

  那时,天上住的是雷王。他长着一双灯笼眼,眨起来闪耀着绿光;脊背上长着一对翅膀,抖起来扇动着风暴;两只脚又大又厚,走起路震响着轰轰隆隆的雷声;手上拿着板斧和凿子,这里劈劈,那里戳戳,迸溅的就是电光。

  地上住的是人。人的头领叫布伯。布伯会种田,也会打猎,还会很好的武功,在众人眼里是个仗义的好汉,要不怎么能推举他当头领?

  当时有个规矩,人们每年都要给上天供奉些香火,只要供了,就会风调雨顺,就能多收粮食,过好日子。那些香火供给谁?还不是雷王呀!雷王是天上的大神,掌管着地上的风雨。

  有一年,雷王在天上闲得无聊,便转悠到下界来了。布伯见是天上的大神,不敢怠慢,东凑西借,给他摆了一桌山珍海味,还上了陈年老酒。雷王吃得饭饱酒足,起了贪心,绿着眼睛说:“我每年都给你们送风下雨,哪能白送白下?今后我要收租。”

  布伯说人们还很穷,饶了大伙吧!雷王不依,头摇得晃晃荡荡。看看犟不过去,布伯想了想,便对雷王说:“交就交吧!你要庄稼的上头,还是要下头?”

  雷王想自己住在天上,高高在上,就说:“当然要上头。”

  布伯答应他秋天来收租。雷王走了,布伯对大伙说,今年全都种芋头。

  众人种了芋头,芋头长得不错,全部长在土里头。秋天来了,雷王按时来收租,布伯指着地上的枝叶,请他拿走。雷王一看上了当,想发火,可是自己有言在先,说不出嘴,只好吃了这个哑巴亏。临走时他对布伯说:“明年我不要上头了,我要下头。”

  布伯很爽快地答应了。雷王走后,布伯对大伙说,明年全部都种稻谷。

  众人种了稻谷,稻谷长得不错,谷穗沉甸甸压弯了梢头。

  秋天来了,雷王按时来收租,布伯指着稻根,请他拿走。雷王一看又上了当,想发火,还是没办法出气,心一横说:“明年我上头、下头都要!”

  他想,这么一来肯定布伯要求饶,那后头的事就好商量了,或许还能多分些稻谷。没想到,布伯又爽快答应了。雷王走后,布伯对大伙说,明年全都种苞谷。

  众人种了苞谷,苞谷长得很大,壮硕硕的穗子挂在腰身。

  秋天来了,雷王按时来收租,布伯指着梢、根,请他拿走。雷王看一眼苞谷,再看一眼梢和根,鼻子都歪到了一边,气哼哼回了天庭。